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李雙江兒子打人
发布日期:2022-01-09 17:25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6日晚,在海澱區西山華府小區門口,一對業主夫妻在開車剛要拐入小區南門時,因減速遭到後面一輛無照寶馬和一輛牌照為晉O00888的奧迪司機毆打。夫妻頭部被打流血。兩打人者欲逃離被控制。經核實,寶馬司機15歲,無駕照,係著名歌唱家李雙江之子,李天一。“晉O”車牌為套牌。許多居民反映,兩人邊打人邊喊“誰敢打110”。

  滿足於“事件和解”和“不再追責”是遠遠不夠的,人們何嘗不能認為,這樣的“和解”是又一次體現了權勢的無所不能?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社會不公問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將是和諧社會的最大障礙。

  “名爹”壓力大,其後代的“社會評價”不容樂觀。某種程度上説,“名爹體制”確實做大做強了。它已經成熟、完善、健全,功能強大。但另一面,其腐朽性也越發彰顯,於是開始面對來自全社會的質疑、反感。

  如果公權機關能夠真正認識到“陽光”的重要性,將一些並不太複雜的案情及時向社會公開,對任何事件堅持資訊透明,就不會落得個費力不討好,更不會把自己都牽扯進去。

  真相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真相也從來不會一直躺在脂粉堆。在這個“微”傳播的年代,公共事件中的權力身份與作為,越來越早早被揪下紅蓋頭——而任何敷衍或粉飾,只會把自己的腳砸得更疼。但願這個“晉O00888”車牌,只是個小概率的傳奇。

  近日媒體報道,李雙江之子李某因未滿16周歲,不構成刑事拘留條件,因此拘留未超過15小時即被釋放。有關部門現在還站出來辟謠,聲稱李某因涉嫌尋釁滋事罪,仍被警方刑事拘留。

  秩序若不生病,“二代”何以囂張?家庭的“教”與“養”是個道德問題,但社會的“教”與“養”卻是個秩序問題。壞孩子不可怕,所謂“孺子可教”,但壞秩序卻難以補缺,因其是一個“系統工程”,非一日之功可救。囂張的“二代”,不過是在一次又一次提醒我們:重整秩序、重建制度,已經迫在眉睫。

  兩個打人者,都還屬於未成年人。雖然事實還需進一步調查,但兩個半大小子錶現出“用拳頭説話”的傾向,卻不能不警惕。

  倘若沒有多重的“三千溺愛于一身”,他們怎麼可能越來越“傲特曼”。一言以蔽之,超人“傲特曼”不是一天“煉”成的,需要反省的不僅僅是精英階層,還有特權和財富的擁躉。這才是最可怕的。

  權力的失控和張狂屢見不鮮,為富不仁司空見慣,而權勢之下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必然會形成一個錯覺,而這個錯覺一旦成為他們的世界觀,就能讓他們隨時隨地表現出人的劣根性。那麼,一個可怕的問題是,財富助長了劣根性。

  “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頂著父母的光環去“戰鬥”,已經讓我們這個社會感到不安,老來得子不易,疼愛有加可理解,然如不再嚴加教育,任其頂著爹的光環去“戰鬥”,最終不只是自己榮譽被毀,更可能還會毀掉孩子的人生。

  李天一“無證駕駛打人”事件,或許只是“星二代”特權思維的孤本個案。但是,這也從另外一個側面告訴世人,即便是一個演員或是演員的二代,也是可以讓社會産生不公的——特權思維,散落在社會的許多角落。

  李天一的囂張,無非源於父親的那點頭銜以及自己的那點榮譽。而正常的社會應是,權力、金錢、榮譽等集中于社會少數成員之時,它不僅意味著一種優勢資源,還意味著公共責任與擔當,權力越大,越是富庶,名氣越響,肩上的擔子越重,對資源的使用也就越謹小慎微。而當這種共識被撕裂之時,優勢資源就異化...

  當你開車在馬路上被“特權車”搶道,當你去幼兒園給孩子報名卻發現名額已被“二代”用完,當個別地方事業單位進人演變成“蘿蔔招聘”,這些淩駕於規則乃至法治之上的特權力量不正衝擊著每個人嗎?公眾對“李公子”的討伐,其實也是長期積鬱情緒的集中爆發,他們真正擔憂的是社會公正的淪喪。

  父母是子女的第一任老師,可以“為兒子驕傲”,卻不能“讓兒子驕傲”,令兒子因自己的地位、名譽,而享受不應屬於他的特權,擁有不應擁有的“勇敢”。

  在一個法治社會,法律才是唯一準繩,而不是爹爹——不管你爹姓“權”、“星”還是“財”。

  “權勢二代”與其説是受到父輩權勢的庇蔭,還不如説是受到了制度的庇蔭。然而,受到制度庇蔭的“權勢二代”並非是這個制度的創立者,只不過受益者而已。因之,精心維護這個可以給他們庇蔭的制度,並不在其考慮的範圍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