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美者无畏,善者无缺??在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2020年
发布日期:2020-06-24 04:33   来源:未知   阅读: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各位与会的家长、亲友们,朋友们,大家好!

我是彭凯平,清华大学社科学院院长。在此,请允许我代表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祝贺所有今天毕业的103名本科生,119名研究生同学们毕业大吉!折磨人的疫情,让大家成为清华百年历史上第一批网上毕业的校友,一不小心就开创了历史。

在中国人的传统意识里,“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善始善终”是一个人功德圆满的理想图景。对于完成了多年寒窗苦读的同学们来说,对于我们茹苦含辛支持我们同学们多年的父母亲们来说,今天的顺利毕业也算是一个阶段性的功德圆满。特别是在今年这么特殊的情况下顺利毕业,更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值得庆贺。

从2020年初开始,整个世界就仿佛进入一个“做死的节奏”,天灾人祸接连不断,这让很多人心慌意乱、情绪崩溃、悲观无助,已经在很长时间里将“幸福与安全”习以为常的人们突然发现“幸福与安全”又成为了一种希望和目标。历史在庚子年为人类摆下了一场突出其来的鸿门宴,让很多人产生了不少惆怅、忧虑和感伤。

这样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几千万年人类进化的历史就是与各种瘟疫做斗争的历史。拿有文字记载的过去3000年来说,就发生了死亡几亿人的三次鼠疫、八次霍乱、无数次天花、“汗热病”、“西班牙流感”,以及近几十年来出现的爱滋病、H1N1流感、脊髓灰质炎疫情、埃博拉疫情、寨卡病毒疫情和SARS疫情,等等,无一例外地都是对于人类文明自我痊愈能力的考验。

面对这样的生存挑战,首要的前提是个体要从各种有可能危及生命的灾难与威胁中存活下来,社会要从各种可能让社会生活崩溃的灾难与危机中度过。这就是人类进化产生的避害趋利的自我保护机制。从逻辑上,只有先避害,才能有机会趋利。但是很多人会在长期的和平、持续的财富增长与社会生活繁荣的荣光里忘记了这个自然逻辑,而把个人的即时享乐与当下的挥霍极为错误地纳入与历史等高的范畴而沾沾自喜,丧失了对大自然与人类历史的敬畏之心。